第29章 下令調查

古代言情字數:2014更新時間:2018-01-04

  海棠樹下,勝雪的白衣隨風飄舞。錦王駐足而立,雋逸的臉龐微攏疑云。

  “阿九……”

  “小的在,爺。”阿九不解,爺怒氣騰騰從添香院出來的后,為何忽然止步不前。陷入了巨大的凝思中。

  錦王攤開受傷的,被白色紗布層層包裹得像粽子一樣的手,道,“你可曾親眼見到輕舞為我療傷?”

  阿九愣了愣,搖頭,“輕舞說那是秘術,不能讓外人看了去。小的只能背對著她,守在爺的身邊。”

  錦王鷹眸皺縮,“你肯定是輕舞親自為我包扎傷口的?”不知為何,總覺,能候那么嫻熟的為自己包扎傷口,定然不是一個會顧及男女授受不親的人。

  直覺,輕舞不是那天為自己包扎傷口的人。

  阿九想了想,猶疑道,“那日,除了錦王妃在,就只剩輕舞的姑娘了。應該是輕舞姑娘替爺包扎傷口的吧?”

  雖然說輕舞懸疑重重,可是讓他相信那是錦王妃所為,那更不可能。錦王妃可是傻子,天生的傻子。

  錦王眉端微蹙,“錦王妃?”輕輕的溢出三個字。

  腦海里,浮起素暖一雙熊貓眼,心立刻戰栗了下。

  莫非是她?

  其實,早在鎮國府老太爺壽誕那天他就懷疑過她,可是她畢竟是帝都出了名的傻子,所以他對她的懷疑隨之煙消云散。

  可是這后來發生的事情,一樁樁,一件件,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個個巧合,可是每次每次的巧合,卻都與她有關。

  譬如金鑾殿上指正鳳瑟鳴,她的啞疾偏偏在那個時候全好了,而且看似傻乎乎的話,卻擊中對方的要害。

  譬如宣平公主的臉上過敏,看似她的無心之舉,可是如果她懂醫,而且是個醫術精湛的人,那么這無心之舉就變成有意而為之。他更相信這是她對宣平無禮粗魯的小懲大誡。

  還有,那夜的刺客,阿九明明是中毒了的,可為何沒有毒發出來,她那天抽風似得在刺客面前跳舞,意欲何為?

  細思極恐之下,錦王覺得,比起輕舞,素暖更像是那個藏在背后的高手。

  “阿九……”得出了這驚世駭俗的結論后,連錦王自己都震驚了半天。

  如果錦王妃會醫術,那就證明她根本不傻。

  “阿九,你說,輕舞有沒有可能根本不會醫術?”

  阿九上前,十分仔細的分析道,“爺,從我們的暗衛收集的消息來看,輕舞姑娘壓根就不會醫術。”

  錦王瞥了他一眼,“讓暗衛去收集鎮國府的消息。特別有有關錦王妃的,任何蛛絲馬跡也不能放過。”

  阿九臉上爬滿疑云,“爺,你是不是懷疑錦王妃會醫術?”

  錦王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,一臉倔強和憤懣,“輕舞和錦王妃,這兩女人在我們面前裝神弄鬼,你說爺是那種看起來好戲弄的人嗎?”

  阿九搖頭,實話實說,“當然不是。爺,是這兩個女人太神秘莫測了。”

  錦王嘴角扯出一抹邪惡的笑意,“讓紅袖輔助紅塵,二十四小時監視著添香院那邊。倘若錦王妃有任何風吹草動,速度來報。”

  “諾。”

  “還有……”

  阿九轉身欲走時,錦王卻猝不及防的開口道,“阿九……”

  阿九杵在原地,靜待主子的吩咐。

  “死過來。”錦王白了他一眼,離得這么遠他還怎么給他竊竊私語。

  阿九會意,立刻躬身上前,將耳朵遞上去。

  錦王在他耳朵邊咬了一陣,阿九心悅誠服的對錦王豎起大拇指,“爺,此計甚妙。不怕她們不露出馬腳。”

  “快去準備。”

  “諾。”

  添香院,云柳抱著一捆艾草,放在搗爛器里搗著,一臉怨氣。自從輕舞擢升為錦王妃的貼身侍女后,錦王妃大小事都不讓她近身了,盡給她派些零碎的細活。

  云柳將艾草搗碎后,用一個布袋子裝起來,走向添香院。

  輕舞在門口接過艾草后,立即又吩咐她,“云柳,你去給錦王妃熬碗銀耳粥來吧。”

  云柳十分不悅,將目光瞥向殿內,嘟噥道,“輕舞,我都好久沒看到王妃了,王妃最近在忙什么呀。”

  輕舞笑道,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錦王妃傻,每天除了吃喝玩樂,還能做什么?這不,在睡覺唄。”

  云柳“哦”了聲,又別有深意的瞥了眼輕舞,“輕舞,這艾草用來干嘛?”

  輕舞故弄玄虛道,“這個嘛……算了,你我姐妹一場,我就實話告訴你吧。這個是用來解毒的。”

  云柳很是疑惑,“艾草解毒?”

  輕舞繼續忽悠她,“再加上幾位中藥,可謂解毒良方。而且用起來方便得很。”語畢,抱著布袋子便向里面走了。

  云柳摳著后腦勺,一臉難以置信,“艾草解毒?能行嗎?”

  輕舞徑直走進內室,將細碎的艾葉粉末倒出來。素暖抓了一把聞了聞,“嗯,純正的艾草。正是驅寒除濕的良方。”

  兩個人忙碌了一下午,將艾葉粉末用紙包裹成長條狀。大功告成后,素暖伸了伸懶腰。

  輕舞好奇的問素暖,“娘娘,這個怎么用啊?”

  素暖慢條斯理道,“這個,人人可用。只是,眼下有人正迫不及待的需要它。”

  素暖一邊說一邊攤開筆墨紙硯,輕舞立即為她研磨。

  “王妃又要為誰治病了?”

  素暖邊寫邊念道:“幸夷,蒼耳,麻黃,和蟬蛻……”

  寫完后,將方子交給輕舞,囑咐道:“告訴對方,此方是針對過敏性鼻病的最佳方劑,不過服用時間略微長一點,若想效果好,配上艾灸可達到意外的效果。她若讓你現在給她艾灸,你就借口說艾灸時間太長,你還有病人需要診治。今日沒空,讓她明日去緋色閣等你。”

  輕舞點頭,又困惑不解,“這方子是給誰的呀?”

  素暖道,“七公主。”

  輕舞目瞪口呆。

  素暖道,“你打扮成小廝的模樣,將這些東西送到皇家驛站去,七公主自然會收到這些東西。收到以后,她肯定會來見你。去吧!”

  輕舞便揣著藥方和幾包中藥走了。

< 电子游戏简笔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