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你玩什么游戲

現代言情字數:1789更新時間:2019-11-04

  大雨嘩啦啦地砸落,把黑寶石一般的麋鹿湖砸出團團水波。一艘快艇從湖上拖出一道暗色浪花,打破夜的寧靜,但很快就被夜幕吞噬,一切回歸暗色。

  陸拾染一身濕漉漉地站在1314號別墅前,推了推特地戴上的黑框大眼鏡,摁響了門鈴。

  叮咚……

  “誰?”

  低醇的男聲從烏紅色的門后傳出來,簡直好聽到沒有朋友。

  “我是陸氏集團的陸拾染,想和您談談公司收購的事。”陸拾染抿抿唇,努力鎮定。

  咔……

  門輕響,緩緩打開了一條縫隙,昏暗的光撲出來,但門后卻沒有人!

  陸拾染腦子里空白了幾秒,小心地用食指推開門。

  模糊的視線里,出現了淡灰色的墻,淡灰色的天花板,深灰色的地毯,兩盞造型極簡單的水晶壁燈彎折往上,幽暗的光充盈著整間大廳。一張寬得像小床的沙發擺在大水晶燈下,沙發扶手上還放著一杯熱茶,水汽氤氳往上。

  她小心地把鞋子脫下來,放到門外,以免弄臟腳下奢華的地毯。再從包里拿出手帕,擦去臉上和手上的雨水。

  她的傘在船上被吹掉了,這小島是私人領地,不通公交車,也沒計程車。她等了好一會兒,也沒能等到酒店的車,只能冒著雨步行過來。

  “你要談什么?”好聽的男聲從樓梯上方傳來。

  “我叫陸拾染,陸氏集團陸長海的女兒,我想和劉總談談并購的事。”她詢聲看去,眼前光影模糊,隱隱綽綽有個高大的男子正倚在二樓的欄桿處,看不清模樣。

  “收購?”他沉聲問。

  “嗯,請劉總放寬期限,一個月就好。你給我一個月時間,我會還清這筆錢。”陸拾染努力站直,不讓自己看上去太狼狽。

  “呵,你怎么還?”他緩步下來了。

  隔著這么遠,陸拾染還是感覺到了他身上傾輒而來的霸道氣勢,她退了兩步,小聲說:“我會籌集資金還你的。”

  他沉默不語,緩緩走近。他這樣高,陸拾染只有仰頭去看他,暗沉的光線里,只見他四肢修長,肌肉緊實,膚色健康……

  天!他只圍著浴巾!陸拾染眼睛猛地瞪大,視線不能控制地粘在他的小腹上。

  她又后退幾步,緊張地說:“我反正會還你,你快站住!”

  “你這是玩什么游戲?”

  他低醇的笑聲灌入陸拾染耳中,帶著幾分戲謔,還有他身上醇厚的紅酒的香,都讓陸拾染緊張。

  陸拾染咬到了舌尖,心跳聲驟急、如狂下的雨點。全世界所有聲音都消失掉了,只留這心跳聲震耳欲聾。

  他漸漸近了,用滾燙的指尖輕輕勾起她的下巴,迫她抬眼。

  這男人很好看,暗光讓他看上去多了幾分神秘的味道,尤其是眼睛,如兩泓深潭,看不到底。

  不過,一個只系著浴巾的好看的男人,約她晚上來談公事……

  這算什么?

  男子突然低笑,手指勾過下她的眼鏡,淡淡地說:“你在害怕。”

  “請劉總取消明天的收購發布會,我們公司現在雖在困境,但平臺不錯,只要給我時間,一定能重新做起來。”她硬著頭皮迎著他的視線,雨水還在順著她的頭發往下滴,小巧的臉上全是雨水,染著紅潮的水眸輕眨著,努力鎮定。

  “你多大?”

  他的呼吸更近了,像滾燙的烙鐵,燙著了她冰涼的耳垂。

  她一個哆嗦,趕緊推開了他的手,雙瞳瞪得大大的,急聲問:“你到底要不要談?”

  “呵……”他低笑,快速撤回了手指。

  這時客廳的光突然沒了,她什么都看不到了!

  “你要干什么?”她快速往墻角縮,緊張得聲音都在發抖。

  “停電了。”男子沉默了一會兒,又低笑起來,修長的手指從她的眉心慢慢往下,落在她的嘴唇上。

  “你放開我再說。”陸拾染掙扎幾下,太陽穴突突地跳,他的動作讓她人繃得像拉緊的弓弦。

  別墅外有幾束燈光透進來,落在男人如深泓般幽暗的眸子上,那眼神就像獵人捉住了小羊羔。高挺的鼻梁下,薄唇噙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。

  “寂寞的游戲,酒店何時開發了新項目,我還不知道。”他嘲諷的話語和酒味兒一起鉆進了她的每一個細胞里。

  “劉總,看來你根本沒有誠意談正事,如果你以此為借口找我來,想干些偷雞摸狗之事,對不起,你找錯人了。”陸拾染鼓足勇氣,打掉他的手,轉身就跑。這一腳邁得太急,絆到了沙發腳,她痛呼一聲,往地上重重坐去。

  雙手下意識地亂舞兩下,抓住了一個熱乎乎的東西。半秒的石化之后,她明顯感覺到了這東西的不對勁。

  這是他的腿啊!

  她頓時慌了,手忙腳亂地爬起來,緊張中又拽住了他的浴巾,整條浴巾都被她給扯了下來。

  她蹲在地上,死死閉著眼睛,舉著浴巾往他身上丟,“快系上啊,你這人怎么變態的。”

  男子唇角抽抽,眸子里寒光一滑而過,分明在強行忍耐。拽過被她抓住的浴巾,剛往腰上圍緊時,一陣兇惡的狗吠聲急促地響起,暗影如黑色閃電一般撞開了虛掩的大門,直接撲向二人。

  陸拾染看著白森森的尖牙,嚇得魂飛魄散,抓著男人的手臂就往狗撲來的方向推去。

  他的浴巾又掉了,然后……

< 电子游戏简笔画